當前位置:主頁 > 國彩之路 > 媒體報道 >

媒體報道

國彩啟示錄

欢乐球吃球攻略小轩 www.oqvbm.icu 時間:2014-07-09 16:00 | 來源:未知

[采訪背景] 深圳國際彩印有限公司是一家由國企改制的民營企業,經過二十年的苦心經營,已經成為深圳地區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專業印刷公司。產品屢獲大獎,其中《阿壩縣》攝影畫冊獲2005年度Sappi國際印刷大獎銀獎(金獎暫缺)。在實現經濟效益的同時,還

[采訪背景]

深圳國際彩印有限公司是一家由國企改制的民營企業,經過二十年的苦心經營,已經成為深圳地區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專業印刷公司。產品屢獲大獎,其中《阿壩縣》攝影畫冊獲2005年度Sappi國際印刷大獎銀獎(金獎暫缺)。在實現經濟效益的同時,還被評為全國首批誠信印刷企業之一。

新的高度,新的起點,新的挑戰。透視國彩,看到的不僅是今日的輝煌;董事長丁旭光的坦率陳言,也讓我們領悟到發展背后千千萬萬深圳印刷企業的浮沉和憂患。

孔子云:“智者樂水,仁者樂山。”丁旭光以山般的厚德和水樣的睿智,展示了現代企業家們叱咤商海的豪邁和強烈的社會責任感。


“誠信”哲學
機遇造就了今天的國彩。

時年二十的國彩,真正發展的時間不過是改制后的短短七年。丁旭光把1999年的股份制改制稱為國彩發展史上的“分水嶺”。成立于1986年的國彩,由于國企體制的限制,錯失發展良機。設備落后,人員疲沓,業務停滯……股份制改革勢在必行。丁旭光沒有重提改制的繁復歷程,只是形容其后的國彩“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特區經濟快速持續發展,市場對印刷產品品種、數量需求急劇擴大,印刷經濟水漲船高,深圳成為中國三大印刷中心之一,全國近70%的高檔彩印產品在深圳印刷。丁旭光回顧當時的情景“業務量非常充足,印刷企業往往需要三班倒,還不能完全緩解任務的壓力”。在這段黃金時期中,國彩的規?;竦昧絲旎乖齔?。員工人數由三十多人增至近四百人,由最早僅有一臺海德堡彩印機,發展為目前全新CP—2000海德堡對開四色機、全新鉆石3000三菱對開等世界先進的印刷設備以及包括全新斯塔爾折頁機、高速阿斯塔鎖線機、德國沃倫貝格city4000膠裝聯動線在內的完整的印后生產線。在印前領域,國彩與富士簽訂合約,創建其紫激光CTP設備的華南演示中心,并已即將揭幕。今天的國彩,已經成為集印前、印中、印后于一身的綜合性印刷實體。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丁旭光所謂的“道”就是“誠信”。對于誠信,他的詮釋是多層面的。在執掌國彩數年間,他始終堅持對供應商、對客戶、對員工講“誠信”二字。

對供應商講誠信,最直接的體現就是不拖欠供應商的貨款,以至于國彩被供應商們比喻為“銀行”和“保險公司”。丁旭光認為,供應商是最親密的合作伙伴,印刷企業要生產出優秀的產品,有賴于供應商提供高品質的原輔材料。因此,他的心態是感恩的,甚至還專門為供應商設立了“感恩獎”。在此基礎上,國彩還與供應商簽訂了“廉政公約”,杜絕采購人員的賄賂行為,他相信,彼此的信任和支持換來了雙贏的發展。

對客戶講誠信,就是要勇于承擔責任。國彩的客戶相當一部分是廣告公司,產品定位決定了印品相對要求較高,工藝復雜,交貨期短。印刷商要本著對客戶負責任的心態,最大可能滿足客戶的要求。由于平面設計和紙張印刷之間往往存在一定差距,而設計師對于印刷因素了解除不足,彼此容易產生分岐。而印刷聞從專業角度出發提出的某些解決方案往往吃力不討好。這時,丁旭光說,坦承溝通、相互理解是最佳的解決途徑。為了更好地實現這一目的,國彩積極參與“深圳平面設計協會”的活動,并協助籌辦03、05年深圳設計展。

即使如此,有時也難免出現一些小插曲。一旦不幸發生問題,即使責任不在國彩,也要本著對客戶誠信的原則,積極尋找問題的根源,妥善處理善后事宜。對客戶的誠信使國彩擁有了大量的回頭客,并且以舊帶新,通過老客戶的推薦爭取了一大批新客戶。

對員工講誠信,在丁旭光的心目中至關重要。他再三強調,國彩無論在任何經營環境下,都堅持員工工資準時發放。在他看來,工資不僅意味著員工勞動的合理報酬,而且是他們對家庭承擔的責任。因此,國彩一直把工資的準時發放作為對員工講誠信的首要指標。偶然遇到特殊突發事件無法準時發放,公司會張貼告示,向員工道歉。


追求“誠信”正符合了丁旭光的人生哲學——“活著,就要做一個讓人值得信任的人”。


“品牌”戰略

國彩規模并不算大,但在深圳廣告界,“國彩”品牌家喻戶曉。對于廣告設計師而言,“國彩”代表著設計效果的最佳呈現和高素質的印品質量。丁旭光的心里很清楚,為了今天“國彩”這個品牌,曾付出過怎樣高昂的代價。“國彩的品牌的增長其實遠大于經濟效益的增長,”丁旭光自嘲:“用一句通俗的話來講,就是學費交得太多了。”在不斷嘗試新工藝、新設備的過程中,遭遇經濟損失在所難免,而正是這種勇于嘗試新事物、不斷尋求最佳方案的心態使國彩成為高品質印刷的代名詞,獲是了客戶的青睞。

“國彩——每一點都精彩”體現了企業追求的目標。產品品質無疑是丁旭光心目中品牌的首要因素。品質來源于有條理的管理,離不開高素質的人才和人性化的企業文化。丁旭光認為四者是緊密銜接的一體,缺一不可,而四者都講究“人”字文章?;叵肫鸕蹦昀弦槐燦∷⑷?,丁旭光感慨良多。他說,老一輩印刷人吃苦耐勞、兢兢業業的精神是國彩甚至是深圳印刷業發展的最強推動力,值得代代流傳。雖然對目前企業人才的狀況頗為憂心,丁旭光依然希望通過人性化企業文化和系統的專業培訓來培育一批印刷優秀人才,造福行業。

為了突出“以人為本、員工至親”的企業文化特色,國彩積極組織公司員工不定期開展團隊戶外活動,為員工提供豐富而多彩的業余生活。此外,國彩還建立了一系列的培訓機制,針對不同層面員工的不同需求開設多種類型培訓課程,丁旭光認為,實現企業與員工的共同成長,是企業人才戰略的基本。

記者“跳槽”現象的普遍性與丁旭光探討。針對企業是“培訓基地”的看法,丁旭光豁達地認為,這是考驗管理者心態的問題。如果出于狹隘的眼光,無視高素質人才的流動對于整體印刷行業的提高,為了?;て笠檔睦娑幸夂雎勻瞬諾吶嘌?,這樣做的結果既剝奪了企業進一步發展的可能,也無益于行業的進步。丁旭光說,近幾年從國彩走出去的人才不少,很多都已經成為企業的骨干,對于行業對國彩人才的認可,他從心里感到欣慰。他表示,國彩將一如既往,不遺余力地投入員工的培訓,看到一名員工從生手變為熟手再成為高手,無疑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

在丁旭光古色古香的辦公室里,有一幅有些年份的青瓷對聯,出自清朝督陶官唐英對子孫的訓示,左聯“心術不可得罪于天地”,右聯“言行要留好樣與子孫”,橫批“惜時如金”。丁旭光把這幅對聯當成為人處事的基本準則,時時提醒自己:行事要對得起天地良心,子孫后代,要勇于承擔社會責任。在“環境?;?rdquo;已成為一個奢侈名詞的今天,在丁旭光的堅持下,注重環保在國彩已經成為一個慣例,即使為此付出額外的金錢代價也在所不惜。他舉了一個例子,油墨罐是一種常見的生產廢料,許多企業將它送到廢品站換錢。國彩的做法是統一收集,付錢送到環保部門回收。丁旭光解釋說,不要看這只是一件小事情,油墨罐里殘余的有害物質如果沒有經過專門的處理,會對環境造成污染。除了對有害廢棄手進行統一回收外,國彩還注重原輔料的高品質、低污染性,所采購的絕大部份原輔料都符合國際的環保標準。丁旭光認為,這不僅出于與國際接軌的需要,作為一家有社會責任心的企業,有義務為子孫后代留下碧海藍天出一份力。

“前景”困惑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丁旭光近來的確很些煩心的事情,這也讓他不得不思索——國彩的未來究竟要怎么走?透過國彩的身影,他似乎看到了深圳印刷企業,尤其是中小型印刷企業并不明朗的前景中隱藏的憂患。丁旭光坦率地告訴記者,國彩面臨著深圳中小型印刷企業共同的難題——業務量不足、成本高漲、工價走低、人才短缺……。究其原因,除了印刷企業數量的增長和內地業務的萎縮導致競爭加劇外,更深層次的原因是,粗放式放任自流、自生自滅的經營模式已經不適應深圳印刷企業的發展。在改革開放二十多年積累下,丁旭光相信,深圳的中小型印刷企業擁有設備、人才、信息等得天獨厚的優勢。如何整合優勢,形成合力,共同開拓海外市場是當考慮的首要問題。

國彩在海外拓展方面遭遇的挫折,令丁旭光深深感受到一家中小型印刷企業孤軍奮戰的無助和無奈。缺少專業的外貿人材;對國際慣例(如品質要求、付款方式等)一知半解;企業規模不足,無法處理大批量的海外訂單……,這使一大批中小企業在海外市場競爭中處于劣勢。丁旭光認為,現在深圳中小型企業的生存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他建議由政府部門或行業協會牽頭,統籌規劃,以若干大型標桿企業為龍頭,將深圳市中小印刷企業組織起來,組建一艘印刷航空母艦。以此為基礎,成立專門的海外拓展機構,配備專業人才,從加工制造到研發創新,統一出國接單、統一安排加工生產、統一推出自己的創新產品,使深圳市印刷企業由分散走向集中,由國內市場走國際市場。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丁旭光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建軍設具有產、供、銷和研發完整產業鏈的印刷工業園,將區域分散的印刷企業納入統一的集居地,合理配置、暢通物流。

民營企業3.5年平均壽命的教訓,讓丁旭光明白了,要實現百年企業的夢想,在于踏踏實實走好每一步,要在“平衡”中穩健發展。即將面監瓶頸的國彩,如何突破?他不斷告誡自己,關鍵時刻,切戒浮躁。深諳“有所為而有所不為”的丁旭光,他給眼下的國彩的定位是——只求做強,不求做大。他相信,國彩在穩健發展的基礎上,憑借天時、地利、人和,順勢而發,適時而動,就有可能成為真正強大的民族印刷企業。

收藏古玩是丁旭光的業余愛好之一。除了陶冶性情,他還能從中品味每一件古玩不同凡響的蘊意,屬于“玩物勵志”。一個量斗——提醒自己要量入為出;三塊形狀各異的奇石,則象征著人生的三個階段——青年、中年、晚年。丁旭光笑稱自己正處于第二和第三塊石之間,希望既有中年豪氣萬丈、敢作敢當的鋒芒,又具備晚年圓潤變通、榮辱不驚的世故。從業數十年間,眼見國彩在市場驚濤駭浪中的覺浮變遷,丁旭光的心態也已經逐步趨于平和。他在審視自己以往經驗的同時,領悟到經驗其實也可能成為一種障礙。現代企業家,只有不斷地充實自己,進行自我提煉和企業提煉,才是生生不息的源泉。多年來,他參加過各種機構的培訓課程不勝枚舉。時至今日,丁旭光還不遠千里,每月專程飛到北京,參加北大研修班的學習。他說,一個有未來的企業,需要的是一名有未來的領頭人。

“國彩”啟示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深圳已有印刷企業2045家,從業人員百達18萬多人,2005年全年總產值接近275億元。幾乎所有相關的世界頂級印制大獎,深圳印刷企業都曾獲得過??梢越?,深圳印刷業在短短20多年間實現了超常規的飛速發展,在我國印刷經濟中占據了重要的地位。

然而,專家認為,中國雖然是一個印刷大國,但仍然不是印刷強國,這種“大而不強”的普遍狀態使深圳印刷業在變動的經濟局勢面前,顯得無助和彷徨。

首先的沖擊來自內地訂單的大幅度萎縮。中國印刷業已初步形成珠三角、長三角和環渤海三大印刷產業帶,尤其后兩者的規?;?,宣告了內地印刷業的崛起。曾讓深圳印刷人引以為傲的“北書南印”盛況不再,來自內地的訂單萎縮了約百分之七八十。繼續與內地爭奪市場無疑會加劇競爭的白熱化,深圳印刷企業紛紛開始把眼光投向海外市場。高昂的利潤具有無比的吸引力,外資企業的成功也為許多本土企業注入了強心劑。但這看似美好的愿景,卻令許多企業在海外市場試飛的路途上舉步唯艱,甚至落入騙局。

深圳印刷業面監嚴峻挑戰。尤其占深圳印刷企業75%以上的中小型企業,新一輪優勝劣汰的“洗牌”之際,由于本身資源等方面的局限性,生存狀況更令人關注。而這批處于夾縫中的本土企業,卻是當地印刷經濟最有力的支持和最基本的組成部分。由此,丁旭光的慷慨陳詞令我們看到了深圳市中小型印刷企業自求的信心和決心,他所提的由政府牽頭統一開拓海外市以能建立工業園區等建議顯然經過了長時間的深思熟慮。

國彩并不是一個單獨的個體,而是深圳市上千家中小型印刷企業的縮影。他們在尋求自救的同時,呼喚著政府部門的重視和關心,盼望有切切實實的政策和措施,可以幫助他們度過困境,得到新的發展,而這批中小印刷企業的新生和繁榮也將預見深圳印刷企業的未來。

我們很欣慰地看到,深圳市政府和相關部門已經在為此而付出努力。在深圳市委、市政府2005年出臺的《深圳市文體發展規劃綱要(2005—2010)》中已經明確提出,把印刷產業作為優勢產業重點發展,實施將印刷業作為深圳市傳統優勢產業的扶持政策,建設印刷技術公共服務平臺。設立“深圳印刷獎”,全面提升印刷產業的技術等級,推動印刷業向多色、高速、數碼化和個性化印刷發展,使深圳真正成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印刷制造基地。深圳“文化立市”戰略將引導印刷企業向更高層次發展,并真正使印刷行業發揮它的文化功能,更有效地推動文化產業的發展。

雖然這些與丁旭光們的愿望還相距甚遠,但隨著深圳印刷業自身產業升級和多元化、綜合化的發展,政府相關部門對印刷產業現狀重視程度加強,關注中小型印刷企業的有效措施陸續出臺實施,我們想信,深圳印刷業一定會迎來一個更美好的明天。

讓我們期待著。


“走出去”戰略

“走出去”戰略是相對于“引進來”而言的。二十多年來,中國對外開放的重要支撐點落在了引進外資。“引進來”無疑為中國經濟的起步和發展注入了強心劑,“走出去”則力圖推動中國企業向外拓展,利用國內、國外兩種資源,兩個市場,增強中國經濟發展的動力和后勁。

“走出去”包含兩方面意思:一是中國企業到海外投資,利用當地資源和市場經營實業;二是參與國外市場競爭,爭取海外訂單,在國內生產,賺取外匯。毫無疑問,隨著中國外交胸懷的越來越開闊,世界經濟一體化步伐的加快,中國企業走出去的身影也越來越頻繁。然而,當我們進行更深層面的拷問時,一些不和諧的聲音出現了。海外拓展市場,不僅遭遇政黨的市場競爭,而且還有可能受到歧視性對待甚至暴力威脅。即使對于國內最普遍的后一種“走出去”的企業來講,依然無法避免種種的阻力。

這種陰力一方面來自于企業本身。尤其是中小型企業,規模小,經驗不足,無法憑借一已之力與成熟的國際市場運作高手對壘;另一方面是國際上某些特定的游戲規則,如貿易壁壘、涉外訴訟、反傾銷等無處不在。此外,官方或半官方機構的資源不是相當有限就是整合能力存在一定問題,而具有海外市場拓展成功經驗的企業之間又缺乏有效的溝通渠道,無法實現信息無享。

因此,也就有了深圳國際彩印有限公司董事長丁旭光的煩惱和吶喊。作為最早“引進來”和“走出去”的深圳,大部分外資和港臺印刷企業早已在海外市場中游刃有余,一些大型的國營或民營印刷企業經過幾年的醞釀,也已經開始收獲海外市場的果實,面對于占據75%以上比例的中小型印刷企業,這僅僅只是一幅遙遠而美好的藍圖。

丁旭光關于中小型印刷企業組建“航空母艦”共同開拓海外市場的設想是大膽的,他的聲音反映了位于中國開放最前沿的這批勢單力薄的印刷企業面對誘惑卻無可奈何的掙扎和渴求。然而,如果沒有一股強大的凝聚力將這批數量最大,而個體力量較小的中小企業聯合起來,形成合力;沒有暢通的渠道獲得他人的寶貴經驗;沒有一個官方或半官方的組織能夠提供充足的信息和涉外政策、法律、外貿規劃和外交資源的支持;沒有一整套完善的幫助國內中小型印刷企業真正“走出去”的制度體系,這一切都只能停留在空想。

此次山東文博會的理念是—— ‘永不謝幕的文博會’。就是說文博會只有開幕,沒有閉幕。文博會將繼續通過各種形式延續下去,通過這種形式為山東文化產業的發展打造一個堅實的平臺。